Alf读条中···

一条咸鱼

【HQ/黑月】甜牙齿(中)

月岛确认了一下手中的扑克,miss。

“那么两位是谁呢?”

“我。”

“诶诶诶诶诶,是我。”

清水和谷地同时站了起来。

懵逼的清水小姐护花队对这一波令人窒息的操作不知该表示嫉妒还是期待。

在众人的鼓掌鼓励下,清水从容地在紧张到心脏快要跳出来的谷地额头上落下轻盈一吻。之后是谷地和护花小队的重物倒地声。

“死而无憾了。”是流泪的谷地。

“不知道为什么觉得画面很美好。”是同样流泪的田中等人。

有什么新世界的大门打开了啊喂。

接着命运女神将国王的冠冕给予了枭谷的那个大胃王经理。

“洁子酱太狡猾了,再来一次亲吻吧,亲额头不算的说。要真正的吻啊。”女生想了想说道,眼睛里一闪而过狡诈的光芒。

气氛又紧张了起来。

“那么请两位出列吧。”

枭谷的二传手站了起来,坐在他身边的主将一脸难以置信,随后变成了失去梦想的咸鱼。

好像时间静止了几秒。

月岛在起身时是这么觉得的。手里攥着那张被指名的扑克。

自家队伍的人倒吸一口冷气,让月岛不禁觉得好笑,干嘛,难道我还会翻脸走人吗。

不过是个游戏罢了。

而且对方是赤苇前辈倒也还不错。

突然他感觉有人在盯着他,令人不适的视线,是黑暗中捕猎者的讯号。

乱七八糟的想法被强烈的视线排到了脑海外,只能感知到那人的目光黏在自己身上,恨不得灼出个洞来。

月岛没由来地觉得有些烦躁,害得自己陷入此境的人,硬把自己拖来游戏的人,当初激怒自己,闯入了他的生活却又进退自如的那个人,和现在以灼热视线盯着他的人身影重合了起来。

他有些恼羞成怒,那个人像是在捉弄自己,又有些委屈,齿根传来的隐痛好像在嫌自己的烦恼还不够多。

终于,在诡异的气氛中,月岛面无表情地走向了面无表情的赤苇。

月岛已经没了心思嘲讽互相蒙眼的影山和日向,和想起哄却又不敢的众人。他只想快点结束游戏,阻断那道视线。

他站到赤苇身前,微微低下头,迅速地亲了一下,然后耷拢着肩膀坐回原位。

赤苇稍稍楞了一下,马上也回到自己的位子。本来凑热闹不嫌事大的众人面对这两人却没一个敢拿手机拍照或是打趣的。只有缺根筋的枭谷主将才敢大喊:“我靠,赤苇这不会是你的初吻吧?”然后毫无悬念地被黑脸的二传手告知明天的传球与他无缘了。

月岛仰头喝完了手中的饮料,不想理会山口犹豫的询问,不过是一个游戏。

尴尬被搞事的木兔打破了一些,众人迅速地调整状态。方才的一小插曲仿佛没有发生。又是一个洋溢着青春和欢闹的夜晚。

对面人的身影透过玻璃瓶,朦胧地印进月岛眼里。

只有自己知道,那道灼人的视线落在身上,整整一夜。



次日,晨光洒进屋子,月岛从清梦中醒来。

四下还很安静,能听到队友均匀的呼吸声。月岛却再无睡意,他抓过手机起身,静悄悄地退出宿舍。

前一夜,熬过那愚蠢游戏后,月岛回到房间倒头就睡了。他现在一边刷牙,一边摁亮手机屏幕,发现好多未读消息。


1:25AM
你睡了吗?
1:27AM
晚安
2:01AM
我好像有些失眠。真糟糕啊,明天还有训练。
2:15AM
那是你的初吻吗?
2:21AM
我知道你对赤苇那家伙有好感,但你能不能看看我。
2:21AM
我也想你吻我。
2:22AM
抱歉,我可能酒精饮料喝多了,晚安。


发件人备注为黑尾前辈。

月岛把它们来来回回看了好几遍。

搞什么啊。

他对赤苇前辈确实颇有好感,但只是出于排球上的请教与性格的合拍。而自己对黑尾,则是——

牙刷不小心触到了牙疼的地方,绵长的钝痛突然转变成瞬间尖锐的疼痛,月岛却对着镜子笑了出来。

我可是一直在看着你啊,前辈。







剧情往奇怪的方向发展了
文章到2/3了,老黑只出现在短信里,并且情商为0
自娱自乐也挺开心,但如果有小可爱愿意给我评论就更好啦∠( ᐛ 」∠)_

【HQ/黑月】甜牙齿(上)

ooc预警!!!私心cp互动有!!!
割腿肉纯图个自己开心
不拥有人物,只拥有ooc的锅


月岛觉得自己最近有些牙疼。

说不上究竟是具体哪颗牙在疼,也记不清是从哪天开始疼的。大概是某天刷牙的时候,它轻微地抽痛了一下,轻得不会让人放在心上,接着就是持续几天的隐隐作痛。习惯了排球场上各种外伤、甚至把脱臼当成家常便饭的月岛对这样慢吞吞的钝痛有些陌生。倒不是说他从没有过牙疼,只是上一次牙疼已经是十年前的事了。热爱甜食的小月岛靠着一张软萌的小脸诱骗哥哥不知买了多少糖果,当然代价就是太多的甜蜜换来了哭泣的龋齿。好在第二年到了换牙的年纪,新长出的恒牙把难看的乳牙一个个顶掉,月岛又有了一口健康的漂亮牙齿。妈妈虽然没有严肃地表明不能再吃甜食,只是把装糖果的罐子放在家里最高的架子上,并且减少了哥哥明光本来就不多的零花钱。

在那之后,月岛为了既不长蛀牙也不放弃甜食,每天认真刷牙,也养成了勤漱口的好习惯,就再也没有牙疼过,直到现在。

现在,16岁的月岛正在参加乌野成为宫城县代表后的第一次东京合宿,而某颗讨人厌的牙在持续地不挠地以疼痛骚扰着他。

“那么请红桃6亲吻一下黑桃3。”菅原爽朗温和的声音打断了月岛飘散的不明思绪。

当月岛被强行拉入晚间游戏的时候面无表情地想“一天的训练下来居然还有力气玩游戏,都是怪物吗。”

在合宿中逐渐熟络的各校年轻人们窝在音驹的临时宿舍里闲聊、打扑克,后来在不知谁的提议下玩起了国王游戏。

起初的国王都还算善良,大家的兴致也没有完全被调动起来,指令都是不温不火、无伤大雅的游戏,像讲一个笑话;公开手机里最丑的自拍之类的。直到上一轮日向公主抱着影山勉强完成了10个深蹲以后,气氛才算是高涨了起来。月岛实在是不能放过王者大人一脸无措的表情,和无处安放的长腿,用手机全程录了下来。小不点一边大叫:“影山笨蛋,你吃了什么这么重的!”“你们不要拍了!”一边抱着比自己高了近20cm的大个子认真完成指令的样子也是十分有趣。找到乐子的众人一下抛开了拘束,展示出年轻人特有的作死情节。

田中姐姐送来的慰问品此时派上了用处,一箱含酒精的饮料,虽说在座的基本上都还未成年,但毋庸置疑,没有人会拒绝点燃今夜的一点点催化剂。

在数轮互相伤害后,菅原前辈的惊人指令让夜晚的温度骤然上升,空气也暧昧了起来。

在众人的起哄中,月岛低头喝着自己手中的饮料。

亲吻?月岛想知道那个人会不会在接吻时闭上眼睛,会不会揽住对方的腰,被自己下意识想法吓到的他狠狠唾弃了自己一番,却控制不住地向那个人所在的方向看了一眼。

冰凉而甜腻的液体划过口腔,对削减牙疼毫无帮助反而在心上加了一把小火静静燃烧。







没想到居然会爆字数
而且老黑还没出场∠( ᐛ 」∠)_

一个粗糙的西踢boy
画不出万分之一的帅气,我的锅
姿势有参考




有什么小排球同好群好心收留我这个老咸鱼吗
找不到组织难过(;´༎ຶД༎ຶ`)
本命三馆组∠( ᐛ 」∠)_